轉角國際 2017-07-24

少子化與高齡化的雙重夾擊下,日本社會面臨的不只是鄉村廢村的困境,還有更多人口失衡...

少子化與高齡化的雙重夾擊下,日本社會面臨的不只是鄉村廢村的困境,還有更多人口失衡的隱憂。圖非大川村。 圖/路透社

今年7月20日,日本政府公佈最新日本國總人口資料,截至2017年2月為止,日本國總人口數為1億2679萬人,其中日本人有1億2489萬9千人,旅居日本的外國人則有189萬1千人,為世界人口第十一大國家,然而這項統計數字,與前一年同期相比,減少了22萬4千人。無獨有偶,今年六月傳出,位於四國高知縣的大川村,因為人口大量減少,結果面臨村議員選舉沒有候選人的窘境。台灣除了生育率大幅降低之外,也已成為高齡人口國家,日本所面臨的狀況,究竟可以給台灣什麼樣的啟示呢?

位於四國山區,隸屬於高知縣的大川村,早年因為有白瀧礦山以及伐木事業,所以曾經有過高達四千人口,然而隨著礦山停止開採,以及1977年早明浦水庫完工蓄水,境內大部分村落遭到水沒的影響,自1970年代開始,人口便大幅滑落,目前僅剩下385人設籍於此,成為日本三級行政區當中,扣除離島之外人口最少的行政區了。目前人口僅剩高峰期十分之一的大川村,65歲以上的高齡人口佔了該村總人口的40%以上,該村同時面臨了人口過疏以及人口老化的危機,導致大川村在2019年的村議員選舉時,將出現候選人不足的狀況。

位於四國山區的大川村,早年林礦業發達時人口還有四千多人,在早明浦水庫完工蓄水,境...
位於四國山區的大川村,早年林礦業發達時人口還有四千多人,在早明浦水庫完工蓄水,境內大部分村落遭到水沒的影響後,人口銳減,現在全村僅剩385人。 圖/維基共享

為了解決大川村目前所面臨的窘境,高知縣廳以及日本政府正研擬「廢除村議會」,改以直接民主制的「村總會」來解決,即廢止該村的代議士制度,由村民直接面對村役場(鄉公所)的方式。然而此舉治標卻不治本,根據2015年全國統一地方選舉的結果顯示,全日本的三級議會選舉當中,有20%的町村議員當選人是屬於「不投票當選者」,意思是這20%的當選人由於當地議員候選人人數不足,因此只要參選,即便未得任何一票,也可以當選。由此可知,大川村所遇到的狀況,兩年後也可能會發生在許多三級行政區。

再者,廢止村議會改採村總會的方式,執行起來難度頗高,雖然日本的地方自治法規定,三級行政區可採直接民主制方式,然而位於四國山區的大川村,各聚落遍佈在廣大的山區之中,加上高齡人口將近一半,要集合一半以上的選民來村役場開會,幾乎是天方夜譚,再加上參與開會的村民能否進行大川村的預算審查以及該村條例的審議等,都讓人懷疑改採村總會的方式能否成功。也因此,雖然總務大臣高市早苗曾表示町村總會的設置,對於人口顯著減少的自治體而言是一個選擇,但日本各大媒體並不看好廢止村議會轉為町村總會的舉措。

因應鄉鎮人口急速外流及老化,日本政府過去曾提出三級政府「平成大合併」或是如今的廢...
因應鄉鎮人口急速外流及老化,日本政府過去曾提出三級政府「平成大合併」或是如今的廢止村議會改採村總會的方式。 圖/美聯社

事實上,早在21世紀初,日本政府有鑒於許多三級政府將面臨人口減少、政府負債等問題,因此推動了「平成大合併」,欲以三級政府相互合併的方式,解決上述所面臨的兩種危機,然而仍有許多町村因主客觀因素,至今尚未與鄰近自治體合併,最終導致如此的結果。未來也許會有更多自治體面臨候選人不足額的問題,就算度過了兩年後的地方選舉,到了2023年時,同樣的問題肯定會更加嚴重,因為目前全日本人口不到一千人的三級自治體,已逼近30個之多,加上人口急速老化減少,問題將會越來越嚴重。日本地方自治的民主制度也將因此遭到破壞,甚至於有可能連地方公務員都嚴重不足,無法為當地民眾進行行政服務。種種棘手的難題,都考驗著日本政府。

然而日本人口減少所帶來的災難,還不只有地方民主制度的衝擊而已。由於生育率下滑,日本人口在2010年達到1億2805萬的高峰後,便逐年遞減,目前只剩下1億2679萬人,與七年前相比整整少了126萬人,等於減少了一整個彰化縣的人口,這是相當可怕的後果。目前日本已有1/4的人口屬於高齡,但日本的出生數量,卻在2016年跌破100萬人,僅剩下98萬人。如果出生率未能獲得解決,不但日本的學生數會大量減少,學校招不到學生的結果導致必須關閉、老師被迫失業,日本未來的勞動人口亦將會嚴重不足,造成稅收減少。此外,高齡人口的大幅成長,也會導致老人介護人才不足,造成介護難民暴增,這些都是令人擔憂的狀況。

同樣位於四國的名頃,原為德島縣東祖谷山縣的一部分,在2006年「平成大合併」與其...
同樣位於四國的名頃,原為德島縣東祖谷山縣的一部分,在2006年「平成大合併」與其他五個町村合併為三好市。因人煙稀少,當第一位老太太縫製的稻草人數還比居民數多,名傾區因而有著「無人村」與「稻草人村」等稱號。 圖/路透社
人口數量逐年遞減的日本,其中有1/4為高齡人口。 圖/美聯社
人口數量逐年遞減的日本,其中有1/4為高齡人口。 圖/美聯社

目前日本的出生率約為1.45%左右,在先進國家屬於相對低點,然而對照2005年時的1.26出生率,部分策略已有所成效,而且與亞洲的先進國家地區如韓國的1.24%、台灣的1.07%、香港與新加坡的1.2%相比,已算是狀況較佳了,但日本的總出生人口仍然在2016年跌破100萬人。至於同為先進國的法國與瑞典,這兩國雖然出生率曾低於1.6%的低點,但經過兩國政府對於生育的補貼、國內育兒環境以及托育場所的擴增、生育婦女的就業環境改善等措施,讓兩國的生育率提升到目前的2%與1.9%,這都是目前日本政府參考的成功案例。

為了維持日本的人口,日本政府想盡辦法,除了在內閣設置少子化對策國務大臣,專責處理相關議題之外,安倍晉三首相在上任之後,也曾宣示要改善國內的育兒環境,並且重用女性的力量,希望透過鼓勵已婚女性重回職場,增加日本的就業勞動人口,減緩高齡化之後,就勞人口不足的問題,然而日本的傳統職場狀況以及目前托育機構嚴重不足,這條路還相當漫長。

目前日本的出生率約為1.45%左右,在先進國家屬於相對低點,但新生兒出生人口在2...
目前日本的出生率約為1.45%左右,在先進國家屬於相對低點,但新生兒出生人口在2016年跌破100萬人。 圖/路透社
隨著保育園不足問題日益嚴重,日本越來越多孩童搶不到保育園而成為所謂的「待機兒童」...
隨著保育園不足問題日益嚴重,日本越來越多孩童搶不到保育園而成為所謂的「待機兒童」;與此同時,為了家計而必須出外工作的母親,無法全職在家照料小孩,種種因素下引爆了媽媽們的「保活」運動。 圖/路透社

除了希望能夠將生育率提升至1.8%之外,日本政府也參考美國的移民政策,緩和過去相當嚴苛的移民條件,藉由放寬移民條件的方式,期望能號召優秀人才移入,逐年增加移民人口數達到每年20萬人入籍日本。日本內閣原本預估,2060年日本人口僅剩下8700萬人,其中高齡人口將佔據40%,但如果以移民的方式彌補生育率不足,一百年後日本仍能維持1億人的人口規模,而如果生育率也能提昇的話,將能解決目前日本人口問題的狀況。

然而,人口增加並無法解決目前鄉村人口過疏化的問題。為了解決鄉村人口外流及高齡化的難題,安倍在第二次內閣時,特別成立「地方創生本部」,並設置「地方創生國務大臣」發展地方特色,希望透過在鄉村地帶發展更多機會,吸引年輕人回到鄉村,讓人口不至於過度集中於都會區。即便如此,類似大川村這樣的地方自治體,能否因日本政府的這些舉措,解決人口過疏的問題,或是就此滅村消失,仍有待時間的考驗。

人口數有1億2千多萬人的日本,雖然仍列為世界人口數第十一大國,逐年遞減的出生率與...
人口數有1億2千多萬人的日本,雖然仍列為世界人口數第十一大國,逐年遞減的出生率與高齡化社會,仍為日本的未來帶來許多爆炸性的隱憂。 圖/路透社

 

Categories: 議題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