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4蘋果日報
台灣農地買賣開發問題,引發社會關注,但是台灣諸多離島的農地買賣開發問題,拜觀光熱潮,其實也相當嚴重,更因為生活區域與生態區域十分接近,形成不為人注意的巨大危害,甚至造成土地開發,破壞地景風貌與生態環境,形成殺雞取卵的短視旅遊觀,對於小小島嶼產生嚴重衝擊。

台灣的離島,原本多數以漁業為主,農業為輔,聚落多半是集村式居住,隨著農漁業沒落後,人口外流,形成荒村。但是至今,卻在觀光業發展後,開始發展觀光產業,隨著產業規模的擴大,不斷擴張民宿、旅店等旅遊設施,形成新一波的離島土地開發問題。

十多年前,澎湖一些新興民宿正在興起,當時澎湖旅遊集中住馬公,在馬公以外興建民宿,相當有風險。當時一位民宿主人就指出,離島交通不便,多為團進團出,集中住旅館,經營民宿搶散客,常常是做二休五,作週五週六,休週一到週四,不安定性很高。所以,十多年前,澎湖經營民宿,知名的幾家,用手指可以數出,多數位於聚落中或聚落旁,沒有太多土地開發問題。

但是到現今,澎湖變得不一樣,不僅青年旅遊比例增加,外加中國自由型遊客湧入,以及更強的網路介紹與訂房系統,讓澎湖的民宿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也開始越來越多民宿離村,開始尋找海岸第一排或田野單一棟,不斷開發農地或林牧地,形成澎湖的新一波的土地開發問題。

同樣的現象,也發生在蘭嶼及綠島,綠島的民宿旅館,集中在南寮、中寮、公館村一帶,快速的擴張,幾乎時時都是老屋拆除建新旅館,甚至原本開發較低的島南地區,農地、坡地上開始有新的開發。蘭嶼則是在分散的五個部落區域旁,不斷有新的開發,尋找保留地建民宿,造成農地、海岸地不斷被破壞。至於金門、馬祖並沒有太多離村式民宿產生,但是許多農地或坡地上,卻是不斷開發新的住宅,滿足在地人的居住需求,或是外地人的養生心願。

台灣幾座離島的土地開發風潮,已經到了一個失控現象,因為隔海未受注意。失控的根源,在於離島的非都市計畫,根本付之闕如,或是多年未修,幾乎是找地就蓋,有法就鑽,建地、農地全混一起。加上離島經濟依賴觀光,對於民宿興建,成為地方發展的契機,政府部門傾向鼓勵,甚至有些地方官員家族就帶頭興建。甚至面對違法違建的管制與取締,相對於本島台灣更是寬鬆,許多執法公務員住在同一個村子,甚至同一個宗親系統,地方的人情壓力,根本難以鐵腕執法。

離島土地開發規模,當然不比台灣花東、宜蘭、苗栗、南投的開發數量與面積,但是在小小島嶼,小小聚落,甚至在農地、林地、海岸線極為接近,甚至緊密相連下,生態系統極為敏感,少數幾棟開發,就足以產生巨大影響。

在澎湖,一些海岸地區的民宿,越蓋離海越近,甚至越蓋越高,夜間的燈光,或是沙灘、潮間帶的夜遊行為,已經開始影響生態。原本寧靜黑暗的海岸,因為過近的民宿,產生過多干擾,讓綠觿龜不敢上岸產卵,甚至因燈光迷失方向,以及更方便的潮間帶夜遊,簡直是海洋生物與珊瑚的大踩踏,有澎湖居民戲稱,遊客一個暑假抓的,就是居民一年抓的,更離譜是不是食用,而是玩死就丟。

甚至吉貝,高度依賴地下水源,卻在觀光旅遊發展後,越來越多居住民宿,因應更多生活用水,居住洗澡、上岸沖水,不端開挖新的水源,造成地下水枯竭,甚至引發在地居民與經營觀光業者的衝突,讓島嶼十分不平靜。

在蘭嶼,更多台灣投資客,以人頭方式,利用當地居民興建住居名義,在保留地上興建民宿,甚至也有居民直接就在仍是國有地的世耕地上興建民宿,其實這些土地具高度生態敏感性,無論是水芋田濕地或是海岸礁岩地,都是生物棲息處所,當一間民宿蓋下去,不是一間民宿問題,而是一定範圍內,生屋都受到干擾。

更大的風暴是這些外地人經營的民宿,產生的許多旅遊活動,已經讓部落族人相當不滿,不是鬼扯淡的亂說一通,傳遞錯誤知識,就是侵入部落的生產或生活場域,讓部落族人十分不高興,喊出憑什麼拿部落風景,來賺取漢人的觀光經濟。

在綠島,發展集中在南寮、中寮、公館村一帶,幾乎農地開發殆盡,更麻煩是聚落建設,幾乎是有屋就翻修,有地就新建,整個聚落建築相當失序,甚至忽略掉救火或防災的規劃設計,三個村落容留遊客人數超過數萬人,一旦遇災,就是大問題。

至於馬祖,許多抱著養生心願的當地或外地人士,在馬祖尋地建築,由於馬祖各離島缺乏平坦地,一些坡地被開發,甚至在東莒已形成,外地養生族形成新聚落,像候鳥般來去居住的現象。金門則是發生拆古洋樓建新宅的風波,或是居民要回國家強佔幾十年的土地,土地多為農地,然後迅速拆除具有歷史意義的軍事建物,自建住宅、民宿,或是賣掉土地。

台灣幾座離島的農地開發現象,同樣是農地消失,以及連帶的炒低經濟,甚至更衝擊脆弱的生態系統,問題遠比想像中的嚴重。但是在離島依賴觀光發展下,如何細部分區規劃,保障當地居民原有生活權益,以及保護地區生態永續,可能都是政府力推觀光下,必須思考的問題。

漂浪島嶼:離島的農地開發問題/蘋果日報

Categories: 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