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0 蘋果日報

暑假到,蘭嶼野銀部落的阿文,又開始頭大煩惱,因為暑期帶來大量遊客,又將帶來大量垃圾,他已經不知如何清理。另外,在澎湖七美的唐老師,準備帶領野孩子營隊,要告訴他們有關老漁民照顧海養的故事。幾位朋友,在台灣各地遇上海洋垃圾問題,他們總是默默的做,寫下一個個動人故事,希望保護台灣,喔不!是世界環境。

蘭嶼阿文本職是蘭嶼漁夫,兼職是機車修理行老版、雜貨店人夫店員,以及小小民宿主人,其實從本職到兼職,阿文在蘭嶼可以過的很悠閒,過的很海洋,但是一天佔掉阿文最多的時間,卻是收垃圾,做分類,回收寶特瓶,然後運送出去。

阿文為何開始想回收寶特瓶,根據他的說法,他愛釣魚,每當走過礁岩,看見卡在礁岩裡的寶特瓶,心裡就難過,直到發現一些小魚,乾死在寶特瓶裡,他知道他該行動了!不知道阿文說真的假的,但是他真的在做,並且堅持多年,就是獨力在清理蘭嶼寶特瓶。

因為在蘭嶼,遊客多,天氣熱到海邊玩,總是會帶水,如果不用水壺,帶上寶特瓶,可能就玩到哪丟到哪,成為垃圾。另外,蘭嶼垃圾分類並不落實,常常家戶棄置的垃圾,引來貓狗羊豬翻找,扯破的垃圾袋、紙箱,就讓垃圾翻落海岸。其中寶特瓶容易卡在礁岩,或是長期撲曬後粉碎,又成化合物溶入海洋。

阿文最早從淨灘開始,一個人撿,一群人撿,撿也撿不完,於是他想從源頭著手,走進各部落,勸說垃圾分類,並且設置寶特瓶回收網袋,每天下午就開著車,一個個部落回收,然後收回家開始壓製成塊,再運送回台灣。阿文統計,蘭嶼一個月,就可回收近一噸寶特瓶,如果遇上暑假,更是驚人。

有人說阿文是開創新事業,回收寶特瓶賺錢,但是實際上阿文賠錢做環保,每天的油錢,幾十萬的壓縮機費用,以機自湊的船運費,還有搬運費,這還沒算阿文和協助者的工資,賣掉的寶特瓶,根本不夠船運費。賠到幫助的鄰居說,這是作義工,做感動的啦。

最近,阿文的義行,很多人來幫忙,但是暑假一到,阿文又開始頭痛,爆量的垃圾,以及山也丟海也丟的遊客惡習,會如何糟蹋美麗蘭嶼。

另外,澎湖七美的唐先柏老師,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他原本在澎科大教書,後來打算回台教書,卻因為人生轉折,跑到七美做環境保護。在澎科大教書時,他就喜歡上七美,在不斷潛水中,發現一些海洋垃圾問題,也在心中有著改善的衝動。

首先,他發現漁船出海捕魚,撒網時網上會有訊號燈,標示漁網所在,但是漁民對於用完的電池,就是丟入海洋,日子久了,海底就有許多廢棄電池,並且開始裂解,廢液溶入海洋。他看了傷心,想勸漁民,但是老漁夫怎會聽外地老師的話。他認識一位李船長,在七美捕魚,還兼養殖九孔,深植海洋垃圾對水質的污染。

於是,他們找尋協助,合力舉辦廢電池換新電池的活動,並且列表競賽公告,甚至到校宣導,讓孫子知道船長阿公的海洋保育,於是碼頭上一座倉庫裡,滿滿都是廢電池,唐老師很欣慰,這些電池在陸地,不是丟到海底。

收集廢電池後,唐老師轉進七美定居,又開始珊瑚礁的保護,他找到幾位近岸捕魚的老漁民,說好不在珊瑚礁區捕魚,因為礁區捕魚,漁網容易刮住珊瑚礁,不是讓珊瑚斷裂死亡,就是漁網卡在珊瑚,成為海洋垃圾。長期下來,在七美近岸海域,幾乎已經看不到珊瑚,但是以前那裡是珊瑚圍繞。

甚至,七美老漁民們,自力劃出一個全台最迷你的海洋保護區,只有二十公尺見方,因為那裡已經有珊瑚開始重生,他們說好守護小小海床,不只不能補魚,也會潛水清淤沙,珊瑚長大。為了鼓勵保護海洋的老漁民,唐老師協助賣魚,笑說這些魚是遵守國際非戰公約,漁民不到指定礁區捕魚,讓魚兒有完全安全生長的礁區,只能捕捉在礁區外的魚類,讓海洋生生不息。

其實海洋環境是相通的,遠方的污染會透過洋流,成為身邊的危害,甚至透過食物鏈,回到人類身體。如台南社大晁瑞光老師疾呼的重視海岸保利龍垃圾問題,要求加強回收與管制使用,但是在金廈海域之間,有著傳說中白色保利龍島嶼,有如小金門大小的面積的保利龍,成為浮在海上的箱網島嶼,破碎廢棄的保利龍積滿廈門海岸,浪一大到金門,在遠點就到台灣,越磨越細編成白色細粒,沒人知道佈滿海岸,魚兒肚裡,究竟算那國垃圾?

離島的海洋垃圾問題,隨著產業發展,以及旅遊熱潮,不斷在加劇,對於小小的島嶼環境,形成重大的環境壓力,許多重視海洋環境的朋友,在不同區域貢獻心力,他們需要更多協助,更多關心,來保護地球環境。

原文:漂浪島嶼:離島的海洋垃圾危機/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