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資訊電子報 2015-12-07

本報2015年12月7日宜蘭訊,特約記者江佩津報導

第一次的東亞慢島生活圈論壇於12月5日落腳宜蘭,由宜蘭縣政府主辦,榖東俱樂部的賴青松擔任主持,以「慢島、開村、志願農」貫串講題,來自東亞的講者談及在各自的國度所進行的農業嘗試,都是與台灣、宜蘭接觸後萌發的成果。

賴青松表示,宜蘭的區位優勢,交通易達性,讓國際交流日益頻繁。「這一切都是等著人們來『發現』。」關於農業、生活的更多可能。

慢島、開村、志願農論壇,探討一種新生活經驗的可能;圖片來源:田文社。

日本「台灣塾」  以雜誌、課程討論新時代農業議題

來自日本宮崎的高峰由美迄今已造訪台灣50次,從一開始任職商業諮詢、將日本的物產販售至台灣,轉而深入台灣農村。在背包客踏查中,有台東農民提及日本農產強勢,而台灣相對弱勢。讓高峰由美開始思考過往日本農產傾銷台灣的作法,是否有其他可能?

繼造訪賴青松、宜蘭縣政府、高雄市政府等地後,她將發現帶回宮崎開始興辦「台灣塾」,以「尊敬、信賴」為關鍵字,教導農業相關的商業課程。並在2015年4月帶學員至宜蘭深溝見學,發行雜誌「Haochi」串連日本與台灣,期間也曾受到質疑,學生數自七、八十人,到最後剩下十數人,她形容,留下來的人都是比較有反骨精神的。

「不是以賺錢為目的,讓許多有創意的人一起來參與。」高峰由美說,「人與人的見面交談,是很重要的事,產生信賴關係,或許日後也能做生意或其他的事。我最喜歡的話:現實可以摧毀夢想,為什麼夢不能去打破現實呢?」

對於日本與台灣一同面對農與食的問題,高峰由美以雜誌、各類課程、實地走訪,讓人與人重新面對、建立信賴關係,日後也將以這樣的方式來討論新時代農業議題。

台灣塾發行的雜誌「Haochi」串連日本與台灣。攝影:江佩津。

香港社區農場  將農業價值帶回都市

「香港還有農業、農地嗎?」陳彥楷從香港菜園村2008~2011年的反高鐵抗爭,談起香港的歸農世代。

他提及,香港的農業衰退始於1979年改革開放、工業化,政府缺少農地保護政策,糧食自給率從40年前的70%降至2014年的2%。1988年綠田園基金教育農場開始以教育與出版倡導有機與農業的重要性,2000年香港政府開始發展有機、協助業界轉作,而大多農地皆位在香港郊區,在土地開發下,徵收議題不斷。

例如橫台山菜園村在2011年仍面臨拆遷,但在抗爭中,該地「生活館」企圖延續原有的農業價值,與村民一起嘗試有機耕作,進行培力。而「馬寶寶社區農場」也是在同樣的概念下建立,企圖將農業價值重新帶回香港的都市之中。

張靖雯(Vivian Cheung)就是在接觸了馬寶寶的工作坊後,習得基礎栽種,在2015年初在台灣的宜蘭內城,與另一位來自香港的朋友在當地農民的協助下開始耕作,並金一甲的稻米收穫,取名為「見學之米」。

張靖雯談及香港與台灣的耕種經驗,認為兩地還是不太一樣。比如香港的地在使用前要經過一番整頓,也沒有能灌溉的水道;這點在宜蘭就很不一樣,相較起來青農入門容易許多。「在宜蘭真的很幸福。」她說。

中國青年歸鄉創業  食安讓好農產品更受青睞

而來自中國海南島的陳統奎,是所謂的返鄉青年。2009年回到海南島開始半農半X,以火山村荔枝品牌成為青年創業家,他說:「回到故鄉不丟人,反而是更加理直氣壯,父母並不反對。」

而在中國返鄉青年的增加,他認為互聯網使品牌農業得以建立,在霾害嚴重的都市裡,反而品質良好、售價高的農產品更容易獲得青睞,返回故鄉、再造故鄉,成了中國的新趨勢。

產業面貌更迭  新農崛起創造對話可能

除了青農世代,過往的產業興衰,也是需要回望的歷史。在南方澳土生土長的廖大慶,如今在三剛鐵工廠文物館裡,描繪南方澳漁港的興衰面貌。南方澳漁港建立於日本統治下的1923年,盛產大型鯖魚。戰後漁業技術持續發展,鏢船發揚光大,以及巾著網的引進,使得南方澳成為漁港之最,近代的圍網技術興起,扒網(俗稱的三腳虎)可以捕獲更多的漁獲,但也使得漁業資源面臨枯竭,過往可以捕獲的鯖魚約有40公分大,迄今連四分之一都不到。在必然的衰退裡,廖大慶認為更具有永續概念、文化理念的活動,十分重要。

來自京都的田中正彥是在日本農業部門的公務員,因為擔任務農者的諮詢,他看見了日本農業面貌的轉變,從過往的世襲到現今的新農崛起,可以打破農業上沈悶的空氣。2015年的統計資料,日本農業就業人口下降,高齡化、休耕面積增加,其中15~39歲務農人口的減少,源於耕種的門檻,他認為降低門檻的方法,宜蘭有許多可參考之處,像是結成中介組織倆佰甲減低創業開銷,榖東俱樂部也是成功的事例之一。

從自身的公務員角色出發,田中正彥表示,過去的產業以鋼鐵、自動車,到現在的半導體為核心,但往後農業比例應漸漸提高。他認為「農業是一個跟自然的對話的過程,我們會透過不斷的嘗試去找到答案。」

回歸生活  以扎根土地回應世界變動

在不同的土地上,農的各種可能依舊在發展中。

來自馬來西亞的雷梅詩自2009年在檳島上嘗試種植有機蔬菜,在馬來西亞時興的青年返鄉中,歸農是新趨勢。身為青年和小農,她給予感性回饋,農耕給予她的是對於人生價值的確立,「農夫是我現階段作過的美麗的一件事情,這樣的美麗讓我可以面對生命中最堅毅的時刻,當世界呼叫我時,我要站在土地上,舉手回應說,我在。」她設立「蔓慢生活市集」,也是發想自心的「慢需要」應建立在土地上。

來自馬來西亞的雷梅詩表示,農耕給予她的是對於人生價值的確立。攝影:江佩津。

同樣在土地上,尋得理想生活的是現居於宜蘭南澳的陳冠宇,他與妻子以莉‧高露在土地上的農耕與音樂生活,促成了獲得三項金曲獎的專輯《輕快的生活》,以及今年發行的第二張專輯《美好時刻》。他在南澳的農地上耕種稻米、也在錄音室中錄製專輯,一邊是感受四季更迭的自然,一邊是不知寒暑的恆溫空間。

「就像是踩在兩個極端的世界,但每一次吃到自己收成的米所煮成的飯,這一切就平衡了。」透過每年的耕種、留種,他感覺到裡面的買賣、商業,但也包含人應該怎麼活著這樣的思考,結束了鎂光燈下的表演與宣傳,他們再度返回土地上繼續農耕、繼續生活。「這是我小小的實驗報告。」他說。

慢島生活圈論壇雖終有結束之時,不過賴青松說,這只是開始,要讓這樣的概念繼續從宜蘭出發。

建構東亞慢島生活圈 台日中港小農暢談生活新價值

 

Categories: 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