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2016-02-02

美國經濟學家,同時是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克魯曼(Paul Krugman) 1日在《紐約時報》專欄文章中指出,拯救氣候變遷浩劫不一定需要透過政治途徑去改變。

克魯曼指出,去(2015)年是史上最炎熱的一年,這讓那些始終不相信氣候變遷的人終於閉上嘴巴,因為事實是,氣候變遷只會越來越可怕,而這正是當今美國與全球需要面對的最嚴重議題。

隨著人們慢慢進入「再生能源革命」,近幾年人們對氣候變遷的關注越來越多,加上對能源的改革不需要牽涉到政治變革,只需要適當的相應政策。

氣候變遷似乎只用作政治選舉的籌碼

在此之前必須先知道「氣候經濟」(climate economics)的現況,氣候經濟在這幾年改變的幅度已經超越人們所能理解。

氣候經濟是科學與政策間的橋梁,將科學對物理界的預測,轉換為與經濟發展和人類福祉相關、實際可行的方案,換句話說,就是衡量對抗氣候變遷背後所需的經濟成本與預期效益。

許多人一談到氣候經濟,通常都會擔心大幅降低溫室氣體排放量必然會犧牲經濟發展,這種右翼觀點需要更正確的理論來支撐以作為第二道防線,避免反駁氣候變遷或捕風捉影的言論再掀波瀾。

例如在最近一次共和黨辯論,共和黨的Marco Rubio堅持認為,碳排放總量控制與交易機制(cap-and-trade)將摧毀美國經濟。

科技進展彌補政治紛擾 搭配政策誘因

幸好科技於再生能源上的大幅進展,讓減碳工作的機會成本降低。

煤礦等石化燃料已漸漸受到環保意識的影響而被再生能源取代,圖為煤礦場。(圖片來源:美聯社)

根據投資公司Lazard最近所做的一份報告顯示,風力發電的成本從2009年到2015年間,減少了61%,太陽能發電的成本更是下降了82%,這些數據、包括其他類似結果的估計,都出現了一般只會在資訊科技產業看到的驚人進展,此外,再生能源的成本也進入了可與石化燃料成本同等競爭的程度。

雖然目前仍有許多與再生能源相關的問題,特別是再生能源的供應穩定性,例如消費者在沒有風也沒有陽光的時候也需要電力,如何讓收集到的乾淨能源能持續被利用成為重要課題。但這些問題也越來越不需要擔心了,部分是因為科技進步的發展,部分是因為採取「需求響應」措施,提高用電高峰時段的電價,就能有效減少用電量。

至於人們最關心的問題,就是從石化燃料大規模轉換成再生能源有什麼好處?對太陽能的投資稅賦減免(Investment Tax Credit)是歐巴馬政府的刺激方案之一,等於是對太陽能產業的發展補貼,國會已於去年通過該案,原訂2017年到期的此方案將獲延長,加速了能源改革的腳步。

而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的「潔淨電力計畫」(Clear Power Plan)若真的上路,會釋出更大的誘因刺激業者從石化燃料轉移。

能源革命不一定需要政治改革

重點是,上述計畫都不需要經過國會新立法,也就是說,儘管目前參眾兩院為了總統大選而吵得沸沸揚揚,美國人還是可以繼續能源改革工作。

但懷疑論者指出,即使這些計畫都落實,仍無法挽救現在的地球,一方面電力產出只是氣候變遷問題的一部份但非全部,另一方面,目前只討論一個國家的情況,但氣候變遷是全球問題。

克魯曼說,「欣慰的是,至少我們往正確方向前進的成果達到了轉捩點,一旦再生能源成功了,有權勢的利益團體和反環保團體就會漸漸失去政治籌碼,而美國的能源改革將使我們成為世界的領頭羊。」

總而言之,拯救地球脫離氣候浩劫是一件可以樂觀預期的事,不一定需要政治奇蹟,但也非常有可能失敗。因為所有事最終都是在尋求最符合自己利益的平衡點。

【台灣英文新聞】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改善氣候變遷不需政治改革

 

Categories: 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