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獨立評論 2015-08-31

天下資料,戴重芳攝影。

作者: 冼義哲

2014年6月16日,當時的交通部長葉匡時宣布由皇家加勒比集團與台灣港務公司雙方共同簽署合作意向書,同意共同成立公司;初期雙方合資10億元,港務公司占49%、皇家加勒比51%,在澎湖金龍頭興建郵輪碼頭,並在岸上興建休閒娛樂設施、商店街、國際休閒渡假村,第二階段的投資則要軍方配合釋出土地。

● 離島軍管區解除管制後,如何經營是關鍵

金龍頭一帶自古向來是兵家必爭之地,是攻守「媽宮城」的要衝,因為包含臨海制高點,也是海防的第一線;近代更因為冷戰軍事初步現代化,成為澎湖軍事最重鎮澎防部、通信營、憲兵隊、海蛟中隊基地都在這一帶。直到近來離島裁軍,營區開始精簡,軍事重心也移往測天島等地。

從賴峰偉縣長任內開始,解除軍事管制後的土地多半還到澎湖縣政府手中,而這些釋出的土地,對於推動賭場的財團來說是塊「大肥肉」。在2008年3月「金龍頭營區都市計畫」提出後,立法委員林炳坤接著在2010年8月3日召開協調會加速計畫的推展,並將重點置於投資與招商。

去年簽約當日葉匡時發下豪語說郵輪碼頭港2016年4月要完工啟用,未來要把澎湖打造為東方的加勒比海。但我們在看了澎金馬三個離島陸陸續續解除軍管的部分區域,多半被BOT出去,其中泰半卻都是爛攤子,不禁讓我們反思,解除軍事管制的土地與軍營,是否還要走上「推倒,蓋大旅館與商城」一途?

● 遊走在違法與黑箱作業之間的「郵輪碼頭案」?

二十年前《環保署環署綜字第○二九八七號函》明示開發面積10公頃以上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郵輪碼頭案的總開發面積為12.3272公頃(陸域4.0105公頃、水域8.3167公頃);加上《環境影響評估法》第八條第三項第二款要求碼頭開發長度五百公尺以上要環評,依據公告擴建草圖計算,本案從離岸堤碼頭延伸至海中,皆已達要環評標準。另外,《都市計畫法》第五條第二點也有相關要求,港灣之開發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

金龍頭郵輪碼頭案可以說是這二十年來最大的開發案之一,但讓我們震驚的是本案至今完全沒有送環評,有明顯違法的重大疑慮;加上本案至今沒有跟在地居民有過任何說明會、公聽會,也沒有依《行政程序法》第107條舉辦行政聽證,連地方的里長都不知情,在交通部一手主導下打算在今年九月強行動工。至於是否有開發的必要性?對地方的衝擊與配套是什麼?開發效益如何歸屬?在地居民根本沒有得知相關訊息,遑論有參與地方發展決策權力。

再加上本案由外資建造、外商進駐經營,軍用地變更用地時又未以公共用地為考量,更為本案惹來「圖利外商」、「公有地私用」的質疑。

● 挑在「金龍頭」,是嚴重而明顯的選址錯誤

馬公市區道路普遍狹窄,現在馬公港下客一千人、進出20輛遊覽車就已經可以造成港邊道路交通打結、中山路堵塞嚴重。金龍頭的聯外腹地狹小,更無法容納大型郵輪帶來的遊客群,更別提容納多輛遊覽車同時經過。交通部規劃未來停泊20萬噸的郵輪、日登島5000人,港週邊道路根本無法負荷,從「都市規劃」角度來看,本區選址相當不適合。

更不用說,開發金龍頭還會同時對環境與文化資產嚴重衝擊,這裡不僅是「外婆的澎湖灣」所在之處,從衛星圖更可見本區是馬公市區最後一片綠地。建築方面有先後「滿清、日本、眷村」三種風格並存,可以在一棟房子看見歷史的軌跡。現在規劃的開發案預計把這些文化資產與綠地全推倒蓋商城、飯店,實在無異於殺雞取卵。

● 懸崖勒馬為時不晚,撤案才能大發展

「停工、撤案」是當務之急,地方如果認為闢建郵輪碼頭港仍有必要,開發單位應負責重啟評估、另行選址,或規劃以「接駁」方式替代。澎湖有許多過剩的漁港可以評估,現有航線、腹地、交通負載、綠地與文化資產,這些都應該是納入規劃時考量評估的重點。

至於解除軍事管制後的金龍頭,可以善用其本身優勢,設置收費的「文化與森林公園」,透過將綠地全面保留、將原軍營改為特色青年旅館、營區內設置戰地文史博物館,廢棄眷村的部分則可大量招募建築與文史修復相關領域的在地青年,並委請老師傅指導按古法原樣修復,同時達到「創造青年就業機會」與「文化資產保存」雙贏的目標。

澎湖已經有太多慘痛的經驗,在各個不當的開發案、BOT案上,去年澎湖縣民選擇把澎湖交給新任的陳光復縣長,如何走出過去錯誤的發展方式、讓迷航中的澎湖能走回永續發展的正軌,考驗著陳縣長的智慧,也是澎湖縣的每一位民眾重新思考地方發展方針的契機。

冼義哲:郵輪碼頭港撤案,金龍頭才能大發展

Categories: 焦點新聞